adc影院年龄确认18

明智光秀为足利义辉出谋划策,也有自己的考量。

从战报中的只言片语,她敏锐感觉到了。

之前为斯波义银谋划的伊贺十万石之外,北大和十万石似乎也会在战后落入斯波家手中。

那么,就值得做一些优化。

兴福寺法主为斯波义银作伥,指了三好长庆为佛敌,这是不要性命了。

而斯波义银入道真言宗,就是给她的买命钱。

可如果兴福寺法主不用死呢?是不是对斯波家在大和更有利?

毕竟双方配合默契,以后能继续合作。

如果高野山新派来的座主没有这么聪慧懂事,日后就会是个大麻烦。

干脆做生不如做熟,想办法留下这位法主的性命,这才有了明智光秀为将军谋划的佛敌一事。

足利家在近幾经营了这么多年,总有办法拿捏这些宗教人物。

要不是三好四姐妹实在太过厉害,百万石大名攒了几年家当,力上京。

纯纯姑娘的私房照

将军在近幾,几乎是无敌的。

没有人能够真正打倒足利将军,足利家的实力是一代代慢慢削弱的。

这也是无奈,再稳固的守护体系,到底是根据血缘划分尊卑。

如果血统高贵的那群后人疏远了呢?守护体系自然会发生不稳。

血缘三代之外,五代之外,七代之外,终于亲人成为了仇敌。自相残杀,势力衰败。

足利幕府历经十三代,终究是穷途末路。

足利义辉却是不肯认输的刚毅之人,逆流而上。

她冷冷看了眼座下的伊势贞教,看得她心里发寒。

斯波义银的大捷,彻底打翻了她的计划。

这次不同于上次在京都,那时评议是各抒己见,算不得背叛幕府。

而这次却是在大军之中,商讨的是战事。她的行为完可以看作扰乱军心,其心可诛。

一个三好奸细的帽子扣得稳稳当当,她连挣扎得勇气都没有。

伊势家世代接任幕府政所执事,位高权重,足利家待她家不薄。

如今伊势家被将军仇视,暂时未必有事,长远来看怕是要败落了。

足利义辉只是看了伊势贞教一眼,因为斯波义银的骁勇善战,此时幕府军中气氛又是不同。

毕竟都是有皮有脸的人物,能在将军麾下当人,谁愿意去武家之敌手下作狗。

如果幕府还有胜利的希望,那么武家们必然愿意一搏。

作为客军的六角义治与浅井长政,也是如此。

武家不怕打仗,只怕毫无意义的牺牲,消耗了自家的实力。

一时间,幕府崩解的态势因为义银的战报重新凝聚起来,又有了一战的勇气。

足利义辉把这些都看在眼里,精神一振。

暂时将伊势贞教的作为抛之脑后,对明智光秀说道。

“明智姬,你立即快马赶去大和,把军中状况与斯波御前说明,请他迅速带兵北上。

斯波军不论是选择前来河内助战,还是赶往京都防备三好义贤,皆由他自己做主。”

足利义辉这是大把放权,既然你斯波义银能打,那么就放手干吧。

只要能打赢,随你发挥。

明智光秀嗨了一声,便出了幕府。战事紧急,容不得耽搁。

足利义辉盼着义银早日北上,筒井顺庆一样希望他早点滚蛋。

筒井城。

松仓重信忧心忡忡,向筒井顺庆进言。

“殿下,斯波御前征召了多家尼姑武家随他前往兴福寺,看管赞岐战俘。

其中越智家、箸尾家、十市家都在列中。”

筒井顺庆明白她的意思。

兴福寺法主终于找到了一个强力外援,可以用来制衡几乎失控的尼姑武家,筒井家在大和一家独大的局面即将消失。

松仓家作为筒井家的谱代家臣,一损俱损,自然心急如焚。

但是,她还是要说。

“知道他想干什么,那又能如何?

武家武家,说到底还是武力为先,打不过人家说什么都没有用。”

筒井顺庆比松仓重信看得开。

尼姑武家就是打不得硬仗,人家斯波御前拿刀子候着,谁敢反抗,只能任人拿捏。

松仓重信不是不明白这个道理,就是心里憋屈。

“那我们只能眼睁睁看着?”

“眼睁睁看着不好吗?”

筒井顺庆看了一眼她,继续说到。

“斯波家接手北大和已经是无法挽回的事,为什么要去阻挠?找死吗?

兴福寺法主授权,斯波御前亲手带兵稳定了地方。

现在北大和人心都盼着斯波家入主,和我们这些尼姑武家分道扬镳。

这是大势所趋,我们怎么阻扰?让筒井家成为众矢之的吗?”

“这。。”

松仓重信无言以对,筒井顺庆笑了笑,说。

“其实这也不是坏事。

斯波御前以为给了法主机会,分化尼姑武家,哪有这么简单。

北大和十万石传统武家,一向受奈良法师压榨。如今被法主送了出去,哪家尼兵心里没有怨气。

北方传统武家崛起,尼姑武家就不怕她们秋后算账?不怕她们反过来欺负我们?

有了外敌,才会变得更团结。

兴福寺法主再如何做,也没法变出十万石领地来安抚她们。

等着吧,静静等待,会有机会的。

我筒井家用了百年才爬到了尼姑武家的首领,我不在乎再继续隐忍下去。

终有一日,筒井家会成为大和之主。”

我要忍耐,松平元康告诉自己。

西三河在一夜之间变了颜色,被今川家彻底接管了。

西三河军势被要求作为先锋,先向尾张进军。

今川家冈部元信的军势就在她的身后,说是援军,亦是监军。

明摆着要用尾张的武家,消耗掉她西三河的武家,为今川家入场三河减少阻力。

可即便知道了又如何?今川义元在乎吗?

自她手握二万多军势进了西三河,松平元康就没了选择。

只能与织田信长狠狠打上一场,死里求生。

如今,唯有盼望三河姬武士骁勇善战,战后今川义元不要做得太绝,给松平家留下一条活路。

松平元康想着心事,本多重次在旁低声提醒。

“殿下,前面就是丸根砦。”

“恩。”

松平元康看着丸根砦,想到即将用三河姬武士的鲜血染红了它,心里疼得咬牙切齿。

用松平家的实力,为她人做嫁衣。

但我还是要忍耐,忍耐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