茄子视频app色版永久免费下载

“果然不愧是研究生,看问题,不管是角度还是高度,都不一样。”

向南心里暗道,对张卫雨的印象一下子好了不少。

他心里正想着这些,就听江易鸿开口说道:“嗯,看来你出去了一趟,还是有点想法的,把你说的这些结合国内的一些实际情况,整理整理,写一篇论文,再拿来给我看看。”

“啊?”

江易鸿一听,顿时苦了脸,写论文什么的,最麻烦了。

可老师开了口,他怎么敢反对?

“哦,那我先回去了。”

看到江易鸿点了头,他只能转身打开门,垂头丧气地离开了。

等张卫雨离开了,江易鸿才笑着对向南说道:“向南,站着干什么?自己随便找个地方坐吧。”

“好的,谢谢老师。”

向南点了点头,在江易鸿对面的沙发上,规规矩矩地坐了下来。

“卫雨是我带的研究生,他这个人,天赋是有一点,可性子太跳脱了些,不适合做修复师,但在理论上还是可以的。”

这个世界的孤独寂寞冷 她全都体会

江易鸿随便点评了几句,向南也只是老老实实地听着,对于张卫雨,他并不熟悉,也没什么可说的,更不好随便发表什么意见。

说了几句张卫雨的事,江易鸿才将注意力转移到向南的身上来,他说道:“我听老刘说过,你之前在金陵博物院的时候,就曾经学习过一段时间的古陶瓷修复,现在学到什么程度了?”

这个老刘,指的自然就是刘其正了。

说起正事,向南立刻挺直了腰身,恭敬地回道:“我曾经在金陵博物院古陶瓷修复中心,赵子和赵老师身边学过半个月,古陶瓷的清洗、拼对粘结都练习过,之后的工艺都没有学习,自己倒是自学了一段时间配补工艺里的雕刻。”

江易鸿点了点头,颇有些赞许地说道:“半个月时间,能学习清洗和拼对粘结,已经很不容易了。”

“走,我们去修复室看看。”

说着,他就站了起来,双手往身后一背,就朝门外走去。

向南见状,连忙站了起来,快走几步到门边,将门打开,等江易鸿走出去了,他才跟了出去,顺带着将门给关好。

江易鸿并没有带着向南到单独的修复室里去,而是径直来到了公共修复室里。

之前路过的时候,向南只是匆匆一瞥,并没有看得很细致,此时进入到修复室里以后,才发现里面别有洞天,和自己熟悉的古书画修复室还是有区别的。

公共修复室里,靠窗的一面都是落地玻璃幕墙,这并不是为了好看,而是保证修复室里自然光线充足。

在放置工作台、化学药品和修复物品的地方,则远离了窗户,避免阳光直射。

修复室除了安置了两台落地式空调,保持适宜的室内温度与湿度之外,还在天花板上安装了好几个排气扇等通风设备。

这是因为修复师在修复古陶瓷器物之时,经常使用许多易挥发的化学药品,如果空气流通不好,很容易给修复师的身体健康造成危害。

除此以外,修复室的一角还安装有自来水龙头、水池等。

向南细细看了一圈,默默地将修复室里的布置记在了心里。

自己也许会在这间公共修复室里工作相当长一段时间,如果不知道里面的相关布置,临时需要用到时,就会手忙脚乱。

这是向南最不喜欢的工作状态。

向南跟着江易鸿走进修复室时,里面正有两个修复师在忙活着修复手中的古陶瓷器物。

这两人,其中一个是小乔,另一个则是之前见过的那个有些秃顶的修复师。

小乔是个二十五六岁的年轻女孩,白净的脸上有星星点点的小雀斑,看她说话做事的样子,应该是个挺活泼的人。

那个有些秃顶的修复师姓戴,五十来岁,一说话就咧着嘴笑,看起来也是个性格很不错的人。

见到江易鸿和向南来了,两个人连忙放下手中的活,老戴一咧嘴,笑道:“主任,向专家,你们来了。”

江易鸿点点头,指了指向南,对他们说道:“从今天起,古陶瓷修复中心只有实习生向南,没有专家向南,你们下次不要叫错了。”

两人听了,先是一愣,紧接着连连点头。

小乔拍了拍小手,笑道:“那要欢迎一下向南同志了,正式成为我们古陶瓷修复中心的一员。”

向南也笑道:“谢谢,以后请各位老师多多指点。”

江易鸿笑了笑,对此不置可否,对小乔和老戴说道:“你们忙你们的,我带向南来熟悉一下环境。”

等他们两个人都回去做事后,江易鸿这才转头对向南说道:“向南,这个修复室,就你们三个用了,右边这里还有一张空闲的工作台,你先用着。”

向南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江易鸿又指着工作台边上的一个原木色的立柜,对向南说道:

“你把柜子最上层的那个门打开,里面有个纸箱子,你拿出来。”

向南闻言,立刻上前几步,从那柜子的最上层,抱出来一个32吋电视机盒子那么大的纸箱子来,小心翼翼地放在工作台上。

放好之后,他回头看了一眼江易鸿,见他微微点头,便转头拿了一把剪刀,将贴在箱子上的胶带剪开。

箱子打开后,向南从里面抱出来一个用报纸里三层外三层,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圆形状物品来。

报纸拿开后,里面的东西才完整地显露出了出来:

这是一个青花云龙纹瓶,大约有60公分高。

这青花瓶,长颈溜肩,长圆筒腹,最上方绘有回文边饰,通体云龙纹缠绕,云纹呈花朵状,一眼就能看出是清朝中期的瓷瓶特征。

只可惜的是,这瓶子从靠近肩部的位置炸开,分成两截,还有二十多片细小的碎瓷片,和一部分瓶颈部位,被分装在了两个密封袋里,小心地用泡沫塑料包裹着,以防止二次损伤。

江易鸿见向南已经将瓶子拿出来了,也不多说,只是说道:

“交给你一个任务,你把这个青花云龙纹瓶修复好来,时间不限,不懂的地方,就去问戴师傅,如果戴师傅也回答不了,你再来问我,有没有问题?”

刚来就把这么难的任务交给我?

这考验,也来得太快了一点吧?

我这才学习了清洗和拼对粘结呢,后面连什么工序都不知道……

虽然心里有些纳闷,但向南还是眉头也没有皱一下,点了点头,回答道:“没问题。”

江易鸿闻言,也没什么表示,只是轻点了一下头,又转身离开了。

他刚离开没多久,小乔和老戴就围了上来,嘴里“啧啧”有声。

小乔看着那青花瓶,一脸惊叹,羡慕地说道:“向专家就是向专家,这才刚来呢,主任就让你直接上手了。当初我刚来的时候,可是接连洗了一年多的破陶瓷,愣是连文物都没摸过一下!”

“是向南,不是向专家,被主任听到了,你估计又得挨训了!”

老戴先是说了小乔一通,紧接着又瞄了一眼那个青花云龙纹瓶,安慰向南道,

“估计主任也就是给你个考验,别担心,这肯定是个赝品,主任再怎么说也不会让你直接上手文物的。还有,刚刚主任也说了,你要有什么不懂,尽管来问我,我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向南朝他们笑了笑,一脸诚恳地说道:“那就谢谢两位老师了!”

“向南喊我老师了,我感觉自己都要飞了!”

小乔笑得都快合不拢嘴了,过了好半天她又说道,“你再喊一句听听。”

向南还没开口,老戴伸手一拉小乔,一脸严肃地说道:“别闹了!主任说归说,咱们心里得有个谱,在这里就咱们三个,随便怎么闹都没事,出了这个门,你再这么跟向南说话,让人怎么看向南?”

小乔吐了吐舌头,低声嘀咕道:“开个玩笑嘛!”

“没事,没事!”

向南笑着打起了圆场,对他们说道,“我也不是开不起玩笑的人,再说了,论起古陶瓷修复技术,你们的确当得上我喊一声老师。”

三个人又闲聊了几句,很快就熟络了起来。

眼看着到了中午时间,向南想了想,便说道:“中午我请两位老师吃个便饭,以后还要麻烦你们呢!”

小乔笑着不说话。

老戴则笑眯眯地摆了摆手,说道:“要请也是我们请,你是新来的嘛!”

向南也不跟他争,反正到时候先把账结了就行了。

三个人边说边聊,就下楼找地方吃饭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