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视频搜不到直播app下载

【 .】,精彩免费!

“帮我穿上。”

“啊……?”景倾歌以为自己听错了,季亦承拿眼角扫她,一副“敢质疑我”的傲娇脸。

果断,景倾歌眼翦一低,特逆来顺受的给他穿衣服了。

在心里第八百遍仰天咆哮,这男人当真把自己当天皇老子了!

靠**!

……

透进窗来的浅金色里,她站在他的面前,修长细嫩的指尖在他的胸前灵动,一颗一颗的认真替他扣着衣扣,微垂的眼睑下还笼着一层淡淡的光,柔软的唇瓣嘟起来一些,可爱极了。

倏地,她嘴角一扬,

“搞定!”

一抬头,却毫无征兆的撞进了男人直直凝着她的桃花眸里,在那双漆黑如墨的眸底,清楚的看见了自己映出的容颜。

倏地,景倾歌脸颊一热,莫名其妙的脸红了,

你的模样

“那个……季亦承,衣服穿……穿好了,我先走了。”

她撒腿要跑,却后腰一紧,被他抢先一步揽住了身子,向后一退,将她抵在了那面巨大华丽的落地镜上。

一低头,霸道的攫住了她柔软的香唇上……

景倾歌反抗,这死妖孽是bobo狂热粉吗?!

就不能给她来个提前预告,每次都是突然袭击!

……

终于,他吻得餍足了,这才松开了她,景倾歌觉得她最近的肺活量都提高了。

季亦承抹了抹嘴角,又伸手抹去她唇畔淌着的银丝,微一侧身,耳鬓厮磨,

“景小姐,等会儿记得再把的唇膏涂一涂,全都花了。”

“还不是弄的!”景倾歌咬牙,酡红的双颊恨不得能滴出血来了,一抬腿,一脚狠狠踢向他的小腿。

某男人早已经神清气爽的走出房间了,她踢了个空,“……混蛋!”

客厅玄关门口又传来男人邪笑的声音,

“小东西,家金主要出门了,不是哭幺乱哎一早上要迟到了,还不快跟上。”

景倾歌又一回神儿,一抹嘴,赶紧跑了出去。

……

公寓楼下。

景倾歌强装笑脸儿和季亦承道别,“季少,您小心开车,一路走好。”

刚一转身,又被他给抓了马尾辫儿,“去哪儿?”

景倾歌简直惊悚了。

这少爷怎么一点儿风度都没有,竟然抓女孩子的辫子!

这不是幼儿园淘气小男孩儿才会干的事吗!

“我去打车上班啊!”景倾歌忍不住低吼,已经憋了一早上的怒气终于小火苗“噌噌”燃烧了。

季亦承一脸看神经病的鄙视表情看她,一开车门,大手一掐,拎着她的肩膀就往副驾驶座里塞,帮她系好了安全带,当然,动作压根谈不上温柔,“砰”,又拽拽的摔上车门。

一系列动作一气呵成。

……

等景倾歌反应过来的时候,季亦承也已经上了车,坐在她旁边的驾驶座上。

“季亦承,这是要带我一起去公司吗……”景倾歌一脸的难以置信,绝对不相信大尾巴狼会能这么好心肠。

季亦承自然看出了她眼神儿里满满的质疑,咬牙一笑,一巴掌扣在她脑门上,就像拍小狗似的使劲揉了揉,

“乖!金主赏的就偷着笑吧!” 【 .】,精彩免费!

“帮我穿上。”

“啊……?”景倾歌以为自己听错了,季亦承拿眼角扫她,一副“敢质疑我”的傲娇脸。

果断,景倾歌眼翦一低,特逆来顺受的给他穿衣服了。

在心里第八百遍仰天咆哮,这男人当真把自己当天皇老子了!

靠**!

……

透进窗来的浅金色里,她站在他的面前,修长细嫩的指尖在他的胸前灵动,一颗一颗的认真替他扣着衣扣,微垂的眼睑下还笼着一层淡淡的光,柔软的唇瓣嘟起来一些,可爱极了。

倏地,她嘴角一扬,

“搞定!”

一抬头,却毫无征兆的撞进了男人直直凝着她的桃花眸里,在那双漆黑如墨的眸底,清楚的看见了自己映出的容颜。

倏地,景倾歌脸颊一热,莫名其妙的脸红了,

“那个……季亦承,衣服穿……穿好了,我先走了。”

她撒腿要跑,却后腰一紧,被他抢先一步揽住了身子,向后一退,将她抵在了那面巨大华丽的落地镜上。

一低头,霸道的攫住了她柔软的香唇上……

景倾歌反抗,这死妖孽是bobo狂热粉吗?!

就不能给她来个提前预告,每次都是突然袭击!

……

终于,他吻得餍足了,这才松开了她,景倾歌觉得她最近的肺活量都提高了。

季亦承抹了抹嘴角,又伸手抹去她唇畔淌着的银丝,微一侧身,耳鬓厮磨,

“景小姐,等会儿记得再把的唇膏涂一涂,全都花了。”

“还不是弄的!”景倾歌咬牙,酡红的双颊恨不得能滴出血来了,一抬腿,一脚狠狠踢向他的小腿。

某男人早已经神清气爽的走出房间了,她踢了个空,“……混蛋!”

客厅玄关门口又传来男人邪笑的声音,

“小东西,家金主要出门了,不是哭幺乱哎一早上要迟到了,还不快跟上。”

景倾歌又一回神儿,一抹嘴,赶紧跑了出去。

……

公寓楼下。

景倾歌强装笑脸儿和季亦承道别,“季少,您小心开车,一路走好。”

刚一转身,又被他给抓了马尾辫儿,“去哪儿?”

景倾歌简直惊悚了。

这少爷怎么一点儿风度都没有,竟然抓女孩子的辫子!

这不是幼儿园淘气小男孩儿才会干的事吗!

“我去打车上班啊!”景倾歌忍不住低吼,已经憋了一早上的怒气终于小火苗“噌噌”燃烧了。

季亦承一脸看神经病的鄙视表情看她,一开车门,大手一掐,拎着她的肩膀就往副驾驶座里塞,帮她系好了安全带,当然,动作压根谈不上温柔,“砰”,又拽拽的摔上车门。

一系列动作一气呵成。

……

等景倾歌反应过来的时候,季亦承也已经上了车,坐在她旁边的驾驶座上。

“季亦承,这是要带我一起去公司吗……”景倾歌一脸的难以置信,绝对不相信大尾巴狼会能这么好心肠。

季亦承自然看出了她眼神儿里满满的质疑,咬牙一笑,一巴掌扣在她脑门上,就像拍小狗似的使劲揉了揉,

“乖!金主赏的就偷着笑吧!”

【 .】,精彩免费!

“帮我穿上。”

“啊……?”景倾歌以为自己听错了,季亦承拿眼角扫她,一副“敢质疑我”的傲娇脸。

果断,景倾歌眼翦一低,特逆来顺受的给他穿衣服了。

在心里第八百遍仰天咆哮,这男人当真把自己当天皇老子了!

靠**!

……

透进窗来的浅金色里,她站在他的面前,修长细嫩的指尖在他的胸前灵动,一颗一颗的认真替他扣着衣扣,微垂的眼睑下还笼着一层淡淡的光,柔软的唇瓣嘟起来一些,可爱极了。

倏地,她嘴角一扬,

“搞定!”

一抬头,却毫无征兆的撞进了男人直直凝着她的桃花眸里,在那双漆黑如墨的眸底,清楚的看见了自己映出的容颜。

倏地,景倾歌脸颊一热,莫名其妙的脸红了,

“那个……季亦承,衣服穿……穿好了,我先走了。”

她撒腿要跑,却后腰一紧,被他抢先一步揽住了身子,向后一退,将她抵在了那面巨大华丽的落地镜上。

一低头,霸道的攫住了她柔软的香唇上……

景倾歌反抗,这死妖孽是bobo狂热粉吗?!

就不能给她来个提前预告,每次都是突然袭击!

……

终于,他吻得餍足了,这才松开了她,景倾歌觉得她最近的肺活量都提高了。

季亦承抹了抹嘴角,又伸手抹去她唇畔淌着的银丝,微一侧身,耳鬓厮磨,

“景小姐,等会儿记得再把的唇膏涂一涂,全都花了。”

“还不是弄的!”景倾歌咬牙,酡红的双颊恨不得能滴出血来了,一抬腿,一脚狠狠踢向他的小腿。

某男人早已经神清气爽的走出房间了,她踢了个空,“……混蛋!”

客厅玄关门口又传来男人邪笑的声音,

“小东西,家金主要出门了,不是哭幺乱哎一早上要迟到了,还不快跟上。”

景倾歌又一回神儿,一抹嘴,赶紧跑了出去。

……

公寓楼下。

景倾歌强装笑脸儿和季亦承道别,“季少,您小心开车,一路走好。”

刚一转身,又被他给抓了马尾辫儿,“去哪儿?”

景倾歌简直惊悚了。

这少爷怎么一点儿风度都没有,竟然抓女孩子的辫子!

这不是幼儿园淘气小男孩儿才会干的事吗!

“我去打车上班啊!”景倾歌忍不住低吼,已经憋了一早上的怒气终于小火苗“噌噌”燃烧了。

季亦承一脸看神经病的鄙视表情看她,一开车门,大手一掐,拎着她的肩膀就往副驾驶座里塞,帮她系好了安全带,当然,动作压根谈不上温柔,“砰”,又拽拽的摔上车门。

一系列动作一气呵成。

……

等景倾歌反应过来的时候,季亦承也已经上了车,坐在她旁边的驾驶座上。

“季亦承,这是要带我一起去公司吗……”景倾歌一脸的难以置信,绝对不相信大尾巴狼会能这么好心肠。

季亦承自然看出了她眼神儿里满满的质疑,咬牙一笑,一巴掌扣在她脑门上,就像拍小狗似的使劲揉了揉,

“乖!金主赏的就偷着笑吧!”

【 .】,精彩免费!

“帮我穿上。”

“啊……?”景倾歌以为自己听错了,季亦承拿眼角扫她,一副“敢质疑我”的傲娇脸。

果断,景倾歌眼翦一低,特逆来顺受的给他穿衣服了。

在心里第八百遍仰天咆哮,这男人当真把自己当天皇老子了!

靠**!

……

透进窗来的浅金色里,她站在他的面前,修长细嫩的指尖在他的胸前灵动,一颗一颗的认真替他扣着衣扣,微垂的眼睑下还笼着一层淡淡的光,柔软的唇瓣嘟起来一些,可爱极了。

倏地,她嘴角一扬,

“搞定!”

一抬头,却毫无征兆的撞进了男人直直凝着她的桃花眸里,在那双漆黑如墨的眸底,清楚的看见了自己映出的容颜。

倏地,景倾歌脸颊一热,莫名其妙的脸红了,

“那个……季亦承,衣服穿……穿好了,我先走了。”

她撒腿要跑,却后腰一紧,被他抢先一步揽住了身子,向后一退,将她抵在了那面巨大华丽的落地镜上。

一低头,霸道的攫住了她柔软的香唇上……

景倾歌反抗,这死妖孽是bobo狂热粉吗?!

就不能给她来个提前预告,每次都是突然袭击!

……

终于,他吻得餍足了,这才松开了她,景倾歌觉得她最近的肺活量都提高了。

季亦承抹了抹嘴角,又伸手抹去她唇畔淌着的银丝,微一侧身,耳鬓厮磨,

“景小姐,等会儿记得再把的唇膏涂一涂,全都花了。”

“还不是弄的!”景倾歌咬牙,酡红的双颊恨不得能滴出血来了,一抬腿,一脚狠狠踢向他的小腿。

某男人早已经神清气爽的走出房间了,她踢了个空,“……混蛋!”

客厅玄关门口又传来男人邪笑的声音,

“小东西,家金主要出门了,不是哭幺乱哎一早上要迟到了,还不快跟上。”

景倾歌又一回神儿,一抹嘴,赶紧跑了出去。

……

公寓楼下。

景倾歌强装笑脸儿和季亦承道别,“季少,您小心开车,一路走好。”

刚一转身,又被他给抓了马尾辫儿,“去哪儿?”

景倾歌简直惊悚了。

这少爷怎么一点儿风度都没有,竟然抓女孩子的辫子!

这不是幼儿园淘气小男孩儿才会干的事吗!

“我去打车上班啊!”景倾歌忍不住低吼,已经憋了一早上的怒气终于小火苗“噌噌”燃烧了。

季亦承一脸看神经病的鄙视表情看她,一开车门,大手一掐,拎着她的肩膀就往副驾驶座里塞,帮她系好了安全带,当然,动作压根谈不上温柔,“砰”,又拽拽的摔上车门。

一系列动作一气呵成。

……

等景倾歌反应过来的时候,季亦承也已经上了车,坐在她旁边的驾驶座上。

“季亦承,这是要带我一起去公司吗……”景倾歌一脸的难以置信,绝对不相信大尾巴狼会能这么好心肠。

季亦承自然看出了她眼神儿里满满的质疑,咬牙一笑,一巴掌扣在她脑门上,就像拍小狗似的使劲揉了揉,

“乖!金主赏的就偷着笑吧!”

【 .】,精彩免费!

“帮我穿上。”

“啊……?”景倾歌以为自己听错了,季亦承拿眼角扫她,一副“敢质疑我”的傲娇脸。

果断,景倾歌眼翦一低,特逆来顺受的给他穿衣服了。

在心里第八百遍仰天咆哮,这男人当真把自己当天皇老子了!

靠**!

……

透进窗来的浅金色里,她站在他的面前,修长细嫩的指尖在他的胸前灵动,一颗一颗的认真替他扣着衣扣,微垂的眼睑下还笼着一层淡淡的光,柔软的唇瓣嘟起来一些,可爱极了。

倏地,她嘴角一扬,

“搞定!”

一抬头,却毫无征兆的撞进了男人直直凝着她的桃花眸里,在那双漆黑如墨的眸底,清楚的看见了自己映出的容颜。

倏地,景倾歌脸颊一热,莫名其妙的脸红了,

“那个……季亦承,衣服穿……穿好了,我先走了。”

她撒腿要跑,却后腰一紧,被他抢先一步揽住了身子,向后一退,将她抵在了那面巨大华丽的落地镜上。

一低头,霸道的攫住了她柔软的香唇上……

景倾歌反抗,这死妖孽是bobo狂热粉吗?!

就不能给她来个提前预告,每次都是突然袭击!

……

终于,他吻得餍足了,这才松开了她,景倾歌觉得她最近的肺活量都提高了。

季亦承抹了抹嘴角,又伸手抹去她唇畔淌着的银丝,微一侧身,耳鬓厮磨,

“景小姐,等会儿记得再把的唇膏涂一涂,全都花了。”

“还不是弄的!”景倾歌咬牙,酡红的双颊恨不得能滴出血来了,一抬腿,一脚狠狠踢向他的小腿。

某男人早已经神清气爽的走出房间了,她踢了个空,“……混蛋!”

客厅玄关门口又传来男人邪笑的声音,

“小东西,家金主要出门了,不是哭幺乱哎一早上要迟到了,还不快跟上。”

景倾歌又一回神儿,一抹嘴,赶紧跑了出去。

……

公寓楼下。

景倾歌强装笑脸儿和季亦承道别,“季少,您小心开车,一路走好。”

刚一转身,又被他给抓了马尾辫儿,“去哪儿?”

景倾歌简直惊悚了。

这少爷怎么一点儿风度都没有,竟然抓女孩子的辫子!

这不是幼儿园淘气小男孩儿才会干的事吗!

“我去打车上班啊!”景倾歌忍不住低吼,已经憋了一早上的怒气终于小火苗“噌噌”燃烧了。

季亦承一脸看神经病的鄙视表情看她,一开车门,大手一掐,拎着她的肩膀就往副驾驶座里塞,帮她系好了安全带,当然,动作压根谈不上温柔,“砰”,又拽拽的摔上车门。

一系列动作一气呵成。

……

等景倾歌反应过来的时候,季亦承也已经上了车,坐在她旁边的驾驶座上。

“季亦承,这是要带我一起去公司吗……”景倾歌一脸的难以置信,绝对不相信大尾巴狼会能这么好心肠。

季亦承自然看出了她眼神儿里满满的质疑,咬牙一笑,一巴掌扣在她脑门上,就像拍小狗似的使劲揉了揉,

“乖!金主赏的就偷着笑吧!”

【 .】,精彩免费!

“帮我穿上。”

“啊……?”景倾歌以为自己听错了,季亦承拿眼角扫她,一副“敢质疑我”的傲娇脸。

果断,景倾歌眼翦一低,特逆来顺受的给他穿衣服了。

在心里第八百遍仰天咆哮,这男人当真把自己当天皇老子了!

靠**!

……

透进窗来的浅金色里,她站在他的面前,修长细嫩的指尖在他的胸前灵动,一颗一颗的认真替他扣着衣扣,微垂的眼睑下还笼着一层淡淡的光,柔软的唇瓣嘟起来一些,可爱极了。

倏地,她嘴角一扬,

“搞定!”

一抬头,却毫无征兆的撞进了男人直直凝着她的桃花眸里,在那双漆黑如墨的眸底,清楚的看见了自己映出的容颜。

倏地,景倾歌脸颊一热,莫名其妙的脸红了,

“那个……季亦承,衣服穿……穿好了,我先走了。”

她撒腿要跑,却后腰一紧,被他抢先一步揽住了身子,向后一退,将她抵在了那面巨大华丽的落地镜上。

一低头,霸道的攫住了她柔软的香唇上……

景倾歌反抗,这死妖孽是bobo狂热粉吗?!

就不能给她来个提前预告,每次都是突然袭击!

……

终于,他吻得餍足了,这才松开了她,景倾歌觉得她最近的肺活量都提高了。

季亦承抹了抹嘴角,又伸手抹去她唇畔淌着的银丝,微一侧身,耳鬓厮磨,

“景小姐,等会儿记得再把的唇膏涂一涂,全都花了。”

“还不是弄的!”景倾歌咬牙,酡红的双颊恨不得能滴出血来了,一抬腿,一脚狠狠踢向他的小腿。

某男人早已经神清气爽的走出房间了,她踢了个空,“……混蛋!”

客厅玄关门口又传来男人邪笑的声音,

“小东西,家金主要出门了,不是哭幺乱哎一早上要迟到了,还不快跟上。”

景倾歌又一回神儿,一抹嘴,赶紧跑了出去。

……

公寓楼下。

景倾歌强装笑脸儿和季亦承道别,“季少,您小心开车,一路走好。”

刚一转身,又被他给抓了马尾辫儿,“去哪儿?”

景倾歌简直惊悚了。

这少爷怎么一点儿风度都没有,竟然抓女孩子的辫子!

这不是幼儿园淘气小男孩儿才会干的事吗!

“我去打车上班啊!”景倾歌忍不住低吼,已经憋了一早上的怒气终于小火苗“噌噌”燃烧了。

季亦承一脸看神经病的鄙视表情看她,一开车门,大手一掐,拎着她的肩膀就往副驾驶座里塞,帮她系好了安全带,当然,动作压根谈不上温柔,“砰”,又拽拽的摔上车门。

一系列动作一气呵成。

……

等景倾歌反应过来的时候,季亦承也已经上了车,坐在她旁边的驾驶座上。

“季亦承,这是要带我一起去公司吗……”景倾歌一脸的难以置信,绝对不相信大尾巴狼会能这么好心肠。

季亦承自然看出了她眼神儿里满满的质疑,咬牙一笑,一巴掌扣在她脑门上,就像拍小狗似的使劲揉了揉,

“乖!金主赏的就偷着笑吧!”

【 .】,精彩免费!

“帮我穿上。”

“啊……?”景倾歌以为自己听错了,季亦承拿眼角扫她,一副“敢质疑我”的傲娇脸。

果断,景倾歌眼翦一低,特逆来顺受的给他穿衣服了。

在心里第八百遍仰天咆哮,这男人当真把自己当天皇老子了!

靠**!

……

透进窗来的浅金色里,她站在他的面前,修长细嫩的指尖在他的胸前灵动,一颗一颗的认真替他扣着衣扣,微垂的眼睑下还笼着一层淡淡的光,柔软的唇瓣嘟起来一些,可爱极了。

倏地,她嘴角一扬,

“搞定!”

一抬头,却毫无征兆的撞进了男人直直凝着她的桃花眸里,在那双漆黑如墨的眸底,清楚的看见了自己映出的容颜。

倏地,景倾歌脸颊一热,莫名其妙的脸红了,

“那个……季亦承,衣服穿……穿好了,我先走了。”

她撒腿要跑,却后腰一紧,被他抢先一步揽住了身子,向后一退,将她抵在了那面巨大华丽的落地镜上。

一低头,霸道的攫住了她柔软的香唇上……

景倾歌反抗,这死妖孽是bobo狂热粉吗?!

就不能给她来个提前预告,每次都是突然袭击!

……

终于,他吻得餍足了,这才松开了她,景倾歌觉得她最近的肺活量都提高了。

季亦承抹了抹嘴角,又伸手抹去她唇畔淌着的银丝,微一侧身,耳鬓厮磨,

“景小姐,等会儿记得再把的唇膏涂一涂,全都花了。”

“还不是弄的!”景倾歌咬牙,酡红的双颊恨不得能滴出血来了,一抬腿,一脚狠狠踢向他的小腿。

某男人早已经神清气爽的走出房间了,她踢了个空,“……混蛋!”

客厅玄关门口又传来男人邪笑的声音,

“小东西,家金主要出门了,不是哭幺乱哎一早上要迟到了,还不快跟上。”

景倾歌又一回神儿,一抹嘴,赶紧跑了出去。

……

公寓楼下。

景倾歌强装笑脸儿和季亦承道别,“季少,您小心开车,一路走好。”

刚一转身,又被他给抓了马尾辫儿,“去哪儿?”

景倾歌简直惊悚了。

这少爷怎么一点儿风度都没有,竟然抓女孩子的辫子!

这不是幼儿园淘气小男孩儿才会干的事吗!

“我去打车上班啊!”景倾歌忍不住低吼,已经憋了一早上的怒气终于小火苗“噌噌”燃烧了。

季亦承一脸看神经病的鄙视表情看她,一开车门,大手一掐,拎着她的肩膀就往副驾驶座里塞,帮她系好了安全带,当然,动作压根谈不上温柔,“砰”,又拽拽的摔上车门。

一系列动作一气呵成。

……

等景倾歌反应过来的时候,季亦承也已经上了车,坐在她旁边的驾驶座上。

“季亦承,这是要带我一起去公司吗……”景倾歌一脸的难以置信,绝对不相信大尾巴狼会能这么好心肠。

季亦承自然看出了她眼神儿里满满的质疑,咬牙一笑,一巴掌扣在她脑门上,就像拍小狗似的使劲揉了揉,

“乖!金主赏的就偷着笑吧!”

【 .】,精彩免费!

“帮我穿上。”

“啊……?”景倾歌以为自己听错了,季亦承拿眼角扫她,一副“敢质疑我”的傲娇脸。

果断,景倾歌眼翦一低,特逆来顺受的给他穿衣服了。

在心里第八百遍仰天咆哮,这男人当真把自己当天皇老子了!

靠**!

……

透进窗来的浅金色里,她站在他的面前,修长细嫩的指尖在他的胸前灵动,一颗一颗的认真替他扣着衣扣,微垂的眼睑下还笼着一层淡淡的光,柔软的唇瓣嘟起来一些,可爱极了。

倏地,她嘴角一扬,

“搞定!”

一抬头,却毫无征兆的撞进了男人直直凝着她的桃花眸里,在那双漆黑如墨的眸底,清楚的看见了自己映出的容颜。

倏地,景倾歌脸颊一热,莫名其妙的脸红了,

“那个……季亦承,衣服穿……穿好了,我先走了。”

她撒腿要跑,却后腰一紧,被他抢先一步揽住了身子,向后一退,将她抵在了那面巨大华丽的落地镜上。

一低头,霸道的攫住了她柔软的香唇上……

景倾歌反抗,这死妖孽是bobo狂热粉吗?!

就不能给她来个提前预告,每次都是突然袭击!

……

终于,他吻得餍足了,这才松开了她,景倾歌觉得她最近的肺活量都提高了。

季亦承抹了抹嘴角,又伸手抹去她唇畔淌着的银丝,微一侧身,耳鬓厮磨,

“景小姐,等会儿记得再把的唇膏涂一涂,全都花了。”

“还不是弄的!”景倾歌咬牙,酡红的双颊恨不得能滴出血来了,一抬腿,一脚狠狠踢向他的小腿。

某男人早已经神清气爽的走出房间了,她踢了个空,“……混蛋!”

客厅玄关门口又传来男人邪笑的声音,

“小东西,家金主要出门了,不是哭幺乱哎一早上要迟到了,还不快跟上。”

景倾歌又一回神儿,一抹嘴,赶紧跑了出去。

……

公寓楼下。

景倾歌强装笑脸儿和季亦承道别,“季少,您小心开车,一路走好。”

刚一转身,又被他给抓了马尾辫儿,“去哪儿?”

景倾歌简直惊悚了。

这少爷怎么一点儿风度都没有,竟然抓女孩子的辫子!

这不是幼儿园淘气小男孩儿才会干的事吗!

“我去打车上班啊!”景倾歌忍不住低吼,已经憋了一早上的怒气终于小火苗“噌噌”燃烧了。

季亦承一脸看神经病的鄙视表情看她,一开车门,大手一掐,拎着她的肩膀就往副驾驶座里塞,帮她系好了安全带,当然,动作压根谈不上温柔,“砰”,又拽拽的摔上车门。

一系列动作一气呵成。

……

等景倾歌反应过来的时候,季亦承也已经上了车,坐在她旁边的驾驶座上。

“季亦承,这是要带我一起去公司吗……”景倾歌一脸的难以置信,绝对不相信大尾巴狼会能这么好心肠。

季亦承自然看出了她眼神儿里满满的质疑,咬牙一笑,一巴掌扣在她脑门上,就像拍小狗似的使劲揉了揉,

“乖!金主赏的就偷着笑吧!”

【 .】,精彩免费!

“帮我穿上。”

“啊……?”景倾歌以为自己听错了,季亦承拿眼角扫她,一副“敢质疑我”的傲娇脸。

果断,景倾歌眼翦一低,特逆来顺受的给他穿衣服了。

在心里第八百遍仰天咆哮,这男人当真把自己当天皇老子了!

靠**!

……

透进窗来的浅金色里,她站在他的面前,修长细嫩的指尖在他的胸前灵动,一颗一颗的认真替他扣着衣扣,微垂的眼睑下还笼着一层淡淡的光,柔软的唇瓣嘟起来一些,可爱极了。

倏地,她嘴角一扬,

“搞定!”

一抬头,却毫无征兆的撞进了男人直直凝着她的桃花眸里,在那双漆黑如墨的眸底,清楚的看见了自己映出的容颜。

倏地,景倾歌脸颊一热,莫名其妙的脸红了,

“那个……季亦承,衣服穿……穿好了,我先走了。”

她撒腿要跑,却后腰一紧,被他抢先一步揽住了身子,向后一退,将她抵在了那面巨大华丽的落地镜上。

一低头,霸道的攫住了她柔软的香唇上……

景倾歌反抗,这死妖孽是bobo狂热粉吗?!

就不能给她来个提前预告,每次都是突然袭击!

……

终于,他吻得餍足了,这才松开了她,景倾歌觉得她最近的肺活量都提高了。

季亦承抹了抹嘴角,又伸手抹去她唇畔淌着的银丝,微一侧身,耳鬓厮磨,

“景小姐,等会儿记得再把的唇膏涂一涂,全都花了。”

“还不是弄的!”景倾歌咬牙,酡红的双颊恨不得能滴出血来了,一抬腿,一脚狠狠踢向他的小腿。

某男人早已经神清气爽的走出房间了,她踢了个空,“……混蛋!”

客厅玄关门口又传来男人邪笑的声音,

“小东西,家金主要出门了,不是哭幺乱哎一早上要迟到了,还不快跟上。”

景倾歌又一回神儿,一抹嘴,赶紧跑了出去。

……

公寓楼下。

景倾歌强装笑脸儿和季亦承道别,“季少,您小心开车,一路走好。”

刚一转身,又被他给抓了马尾辫儿,“去哪儿?”

景倾歌简直惊悚了。

这少爷怎么一点儿风度都没有,竟然抓女孩子的辫子!

这不是幼儿园淘气小男孩儿才会干的事吗!

“我去打车上班啊!”景倾歌忍不住低吼,已经憋了一早上的怒气终于小火苗“噌噌”燃烧了。

季亦承一脸看神经病的鄙视表情看她,一开车门,大手一掐,拎着她的肩膀就往副驾驶座里塞,帮她系好了安全带,当然,动作压根谈不上温柔,“砰”,又拽拽的摔上车门。

一系列动作一气呵成。

……

等景倾歌反应过来的时候,季亦承也已经上了车,坐在她旁边的驾驶座上。

“季亦承,这是要带我一起去公司吗……”景倾歌一脸的难以置信,绝对不相信大尾巴狼会能这么好心肠。

季亦承自然看出了她眼神儿里满满的质疑,咬牙一笑,一巴掌扣在她脑门上,就像拍小狗似的使劲揉了揉,

“乖!金主赏的就偷着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