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乐美直播app操逼

自从获得了系统到现在,李世信在抽奖选项之中投入的点数已经不下一百万,抽出来的拐棍假牙保温杯要是提取出来,怕是已经能绕赤道半圈了。

但是技能类的奖励,如果不算这一次,就只有两个;战阵枪法以及失传的裁缝术。

虽然技能不能直接改善他的处境,但是可以长期恰饭的东西,价值不言而喻。

枪法就不说了,李世信现在只要是闲暇下来,就会拿着拖布找个开阔地耍一耍,虽然熟练度仍然没超过一级。但是这么长时间断断续续练下来,最起码日常生活中动作幅度大,不再扭腰了。

至于裁缝术,他自己没有时间去和剪刀皮尺为伴。但是传给了张颖一些皮毛,自己这个干女儿的工作室现在已经不再随便接小剧组的道具定制了。靠着此前《归期》在古风圈造成的影响,工作室的婚服定制和COS服装定制业务做的红红火火。

现在再次看到技能奖励,李世信狠狠的拍了拍巴掌,直接无视了随后蹦出来的一大堆假牙和保温杯。

十万点梭哈下去,哪怕只出了一个技能,那也可以说是稳赚了。

更何况,还给了个缺了一颗珠子的功能念珠呢么不是?

在和煦的春光中,李世信回屋拿了一袭毛毯,对楼下的安小小喊了一声天塌下来也别打扰之后,便躺在了摇椅上裹紧了小毯子。

抽卡爆出SSR,很快乐。

但是人到暮年,要想着让快乐变得更加快乐!

就比如,抽出了技能奖励之后,再来一波减龄,然后趁着减龄飘飘欲仙之际进入技能梦境……

超市遇见可爱俏皮的美少女

嘶、

双倍的快乐!

双倍的得劲儿!

摆好了姿势,李世信便重新打开了系统面板,看着里面剩余的四十万点喝彩值嘿嘿一笑,搓了搓大手之后,直接投入到了减龄选项之中。

滴!

用户:李世信。

寿命余额:230天。

身体年龄:58年34天。

当前喝彩值: 213点。

随着系统传来的一声轻鸣,一股巨大的暖流和春光结合在一起,顿时涌入到了李世信身体中的每一个毛细血管之中。

也不知道是阳光的效果还是心情愉悦的关系,那一股股如同喝了陈年烈酒后诞生的暖流游走身,李世信就觉得自己老头身体中那积攒了多年的寒气,一点点的随着毛孔逸出体外。

忍受着身体每一处都在爆发的欢愉,李世信老脸一红。

不枉自己如此的痴迷于减龄。

在这不能支棱的岁月中,这种愉悦,真是令老头上瘾啊!

随着一阵巨大的困意来袭,李世信用自己最后一丝丝的清明,提取了系统抽奖页面中,那还热乎着的技能。

滴!

用户已选择技能学习,进入技能学习梦境。

呼……

随着系统一声提示,李世信整个世界昏暗了下去,带着满脸的满足,他闭上了眼睛。

……

“阿彩你这个死妮子,到处寻你不得,原来是在这里偷懒!看我不打杀了你这贱婢!”

随着一声尖利的呼喝,李世信才终于恢复了神智。

经历过裁缝术的洗礼,他知道自己这又是被困在别人的身体里了。

随着那一声叱骂,身体的主人瞬间睁大了眼睛。

这是一间弥漫着各种花香味道的屋子,如同中药铺子似的货柜中,盛放着如百花丛般令人眼花缭乱的胭脂水粉。

没等他一一的将那些脂粉看清,视界之前,便出现了一个打扮的花枝招展,一脸褶子却耷拉着的老妇人。

“刘婶娘,奴婢知错了。奴婢再也不敢了!”

“来人,给我打!”

随着那妇人一声呼喝,身后两个龟公模样的汉子,便挥开了手中的鞭子。

在身体主人一阵阵吃痛的尖叫中,那妇人仍不住的叱骂。

“高僧志北要到咱大怀恩寺讲禅,昨日尚书衙内曹怀安说他不信这凡尘俗世中,有人能真真儿的断却七情绝了六欲。

拿出了百金作为彩头,说这满城勾栏里的姐儿,若有谁能让志北那秃驴动了情还了俗,便将这百金奉上。

莫说那百金的花榜足够诱人,那志北听说是一等一的人材。

百金的彩头是小,若是将这样的人物迷在自己的裙下将其拉回凡尘,那得是多大的名声?

咱家姐儿一个个从早上就沐浴梳妆,等着去大怀恩寺见听志北讲禅。你倒好,大白日竟然在这里偷懒耍滑。给我打!让这贱婢知道知道,什么叫规矩!”

在一片慌乱之中,看着头上的鞭子雨幕般泼过来。

鞭笞足足持续了十多分钟的功夫才停下。

“快去给老娘干活儿,你这杀千刀的丑八怪,婊子养的遗腹子,不用你那点手艺伺候好姐儿们,留你吃干饭的吗?”

浑身被鞭子打出一道道血痕的姑娘,在一声叱喝中,被龟公拎了起来,送到了一个女子的闺房之中。

一路上,随着主人的视角,李世信看清楚了。

自己所处的,是一家青楼。

随着视角主人的轻轻啜泣,她被人推进了一间闺房之中。

昏暗而充斥着一股浪荡味儿的房间中,一个容貌身段极好的女人,正光着背脊坐在妆台之前。

见视角的主人进来,只是轻轻一瞥便冷冷道了声尽快。

面对女人的命令,视角的主人掀开了随身背着的一口木箱,用那一双满是鞭痕的双手,颤抖着拿出了毛刷水分,对着镜子前那张虽然美丽,但如同行尸走肉般麻木的面容,忙活了起来。

虽然视角主人的手在不住的颤抖,但是看得出来,这一双手真的是太巧了。

随着她的涂抹勾画,只片刻的功夫,那一张欠缺生机的麻木面庞,便陡然变了气质。

若不是面前的女人仍然光着背脊,丝毫不在乎门口的龟公嘻嘻哈哈调笑挑逗。便是比那宫里的贵人们,还要端庄秀丽!

但是,当女人看到铜镜中的妆容时,却愤然转过了身子,一个巴掌便打了过来!

“啊!佩云姐,阿彩又哪里错了?”

“你个杀才,本姑娘这般去大怀恩寺,是要去勾引和尚的。你上个大家闺秀的妆容,有个甚用?!重画,狐狸精该是什么样,本姑娘便要什么样儿!”

女人的喝骂声中,视角的主人从地上爬了起来,拿起湿巾将女人的脸擦净。

再次用刷子均匀的沾了粉敷了底妆,涂了唇脂,描上黛眉……

不过片刻的功夫。

女人脸上的端庄和秀丽不见了,虽然仍然板着脸,但是眉目之间却满是勾魂摄魄的风情。

女人的表情,始终没变。

变得,仅仅是妆。

看着铜镜中,那真的如同狐狸精般勾人的妆容,女人终于微微一笑,看着门口那两个直吞唾沫的龟公,站起了身子。

“阿二,阿蠢,妾身……美么?”

“嗯嗯!”“嗯嗯嗯!”

看着两个龟公将头点的如同小鸡啄米,女人微微一笑,穿上了罩衣。

“阿彩,今晚你和我一同去大怀恩寺,时刻伺候着。”

“好,好。”

妆台之前,视角的主人看着那美的勾人神魄的女人,连忙点了点头。

一低头的功夫,她的眼睛瞥了一眼面前的铜镜,却又飞快的移开了目光。

惊鸿一瞥间,李世信还是看清了镜中人的容貌。

她的每一处五官,都美的令人发指。唯独眼眶上一块如同鬼爪般形状的暗红色胎记,让人不寒而栗!